356bet客户端
广告位
 
2019年浙江经济趋势抢先看:一个基本判断依旧成立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9-03-20 08:57:00   



来源:浙江在线“稳中有进”的2018年已经成为过去时。这一年,浙江经济运行总体平稳,经济结构优化升级,新旧动能转换明显加快。未知的2019年正在打开——经济运行中不确定不稳定的因素增多,“稳中有变、稳中有忧”仍然是当前经济形势的主要特征。

猜想一:大变局会如何影响浙江经济格局?


自2017年8月美国对我国发起301调查迄今,中美贸易争端历时已一年有余,对浙江的贸易、投资乃至产业布局都产生了一定影响。

从全球化长期经验来看,1960年至2017年,全球贸易年均实际增长5.5%,全球经济实际增长3.5%,而2008年此后十年内,全球贸易年均实际增长3.0%,经济实际增长2.4%。

从两组数据的对比可以看出,不仅贸易增长放缓,而且贸易增长与经济增长之间的差距也大幅下降,其中的一个主要原因是逆全球化和保护主义大肆泛滥。

IMF将2019年全球贸易增长预测进一步下调至4.0%,较2018年预测值降低0.18个百分点。由此可见,短期内,“美国优先”带来2018年美国经济增长超预期,但中长期的贸易保护主义、民粹主义,或将世界拖入危机的泥潭。

从我省出口数据看,2018年1-11月我省出口总体保持10%的增速,其中对欧盟、美国、东盟等主要贸易市场进出口均保持增长,尤其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出口增速高于整体,我省对外贸易呈现多元化趋势。

但有一点必须高度重视,“抢出口”步入尾声,明年我省出口压力较大。11月当月出口增速从9月的33.5%滑落至8.1%,同期下降了5.4个百分点。

根据历史经验,关税和出口之间的关系一般来说会经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宣布加征关税后,出口商会选择提前出口以避免损失;第二阶段是关税实际落地后,出口数量短期内大幅减少;第三阶段此后经历2-5年时间,通过微观主体贸易行为的调整以达到新的均衡。

当然,G20峰会后,中美达成暂时停止升级关税等贸易限制措施的协议,目前双方职能部门正抓紧磋商,如果顺利达成协议,那自然皆大欢喜。

但是,必须充分考虑到2019 年中美贸易争端升级且呈长期化的风险。而且,美国经济或迎来下行拐点,欧盟、日本经济持续弱复苏,其他新兴经济体也面临资本外流风险,全球范围内的经济增长压力重重,2019年全省出口下行压力犹在,这会给浙江制造企业造成一定的不利影响。

猜想二:能通过房产投资拉动“稳增长”吗?


2018年1-11月,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7.1%,增速与1-10月持平,比去年同期下降1.5个百分点。其中,民间投资增长17.6%,占投资总额的63.8%,比重同比提高5.3个百分点,但值得注意的是房地产投资仍是民间投资的主要来源。

然而,刚结束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至少释放了3个政策信号。

一是货币政策的表述未出现类似“宽松”这样的词汇,说明货币政策整体还是维持现状,不太可能出现大规模的“放水”。

二是把防控金融风险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再提“结构性去杠杆”,说明过去两年经济政策的大方向未变,通过强刺激提增速的可能性较小。

三是明确了“房住不炒”仍为建立房地产长效机制的大前提,否定了投资投机属性。

明年我省大概率不会以房地产投资拉动以达到“稳增长”目标。

主要考虑到两点原因:一是宏观经济对房地产投资回归理性已具备一定容忍空间。房地产对消费和制造业投资的影响,正经历由财富效应和拉动效应向挤占效应转变。

二是房地产行业风险集中度加剧。2017年百强企业资产负债率均值为78.9%,远超警戒线。即便如此,防风险与稳增长相择,我省部分热点城市或通过微调将房地产政策回归中性,起到经济托底的效果。

基建增速难以大幅上行,主要原因是地方政府负债的问题尚未解决。明年仍需要警惕的是房地产企业投资结构失衡以及政府债务趋紧等问题,这是2019年以及未来一段时间内亟需解决的主要问题。

同时,我省对于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高度关注,会对实体投资起到一定拉动作用。

猜想三:消费升级会得到有力支撑吗?


2018年1-11月,我省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9.1%,比2017年全年回落1.6个点,当前我省消费增长处于历史较低位,仅比2015年略好。消费名义增速趋缓,除却汽车消费的特殊原因之外,财富效应对居民消费有着差异化的影响。

但在收入效应和偏好改变的共同作用下,我国居民消费总体仍呈升级趋势。明年需着重关注居民杠杆率过高对消费存在的挤出效应,以及从供给端着手,加大对文化、医疗等民生领域的投资力度,满足居民美好生活的需求。

今年以来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下降明显,很大程度上是受到汽车销售下滑的影响,跟汽车行业前期刺激政策的透支以及油价上涨有关。如果剔除汽车部分,消费相关其他部分同比增速并未出现显着下行。

此外,今年前10个月我省住户贷款余额一直保持20%以上增长,这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较高的杠杆水平对居民消费产生结构化影响。

总的来说,我省消费升级这一趋势并未改变。2017年以来,我省居民收入实际增长略高出人均GDP增速,今年1-9月居民收入实际增长6.6%,比去年同期略下降0.1个百分点,但预计依旧保持这一趋势。

基于明年消费实际增长将在扩大内需政策推动下有所恢复,减税降负对于居民实际可支配收入的增长预期,或可支撑消费升级。

进一步的数据分析可以发现,近5年来,我省居民在通信、教育文化娱乐、医疗保健等方面的服务消费支出年化增速高于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

此外,2018年今年上半年服务消费增长30.7%,快于全国平均水平。比起甚嚣尘上的“消费降级”,需更为关注的是服务供给相对不足对升级形成的制约。

猜想四:民营企业的经营压力会改善吗?


2018年1-11月,全省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7.6%,与2017年相较下降0.8个百分点,比全国平均水平高出1.3个百分点。

在内外需尚未实质好转的情况下,前11 月我省工业企业主营业务成本和资产负债率分别较上半年下降1.2个百分点和0.2个百分点,而利润率较上半年提升0.3个百分点,企业亏损面收窄4个百分点,其他主要指标继续好于全国,构成企业经营绩效有所改善的部分支撑。

从2016年11月起,在工业品价格回升的带动下,全国层面的企业盈利状况开始改善。我省和全国主营业务收入增长基本相近,我省规上工业企业的利润增幅快于全国平均水平,且产成品库存扭负转正也早于全国半年以上,反映我省工业企业基本形成较好的微观重构。

然而,年初的中美贸易摩擦升级,后来的社会消费回落,以及长时间积累的成本压力导致工业企业“利比纸薄”现象出现。

短期内,虽然中美贸易摩擦得到一定的缓解,但明年企业利润改善仍需减税降负等宏观政策的支持。如何建立保护和增强民间活力的长效机制,改善营商环境是未来一段时间内的关注点。

从短期来看,一则先行指标显示制造业企业扩张活动已经全面收缩,官方制造业PMI为49.4,财新制造业PMI数据为49.7,两者结合起来基本说明经济下滑压力传导至所有企业。

二则高频数据显示油价、钢铁、煤炭等价格指数均下滑,我省PPIRM和PPI之间的差价从1季度的2.1缩小至1.7,预计目前盈利较好的上游企业将会面临挑战。


从长期来看,货币政策从“中性”调整至“松紧适度”,财政政策新提出的“加力提效”,或将对冲表外融资规模的迅速下降对实体经济产生的负面影响,疏通资金从金融向实体部门传导以改善民企融资环境的边际。

这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将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放在明年重点工作任务的第一位,继续强调支持民营企业发展,这对工业经济的回暖会起到一定作用。

猜想五:GDP能保持中高速增长吗?


2017 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正式提出我国经济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而2018 年以来宏观环境发生了明显变化,7月政治局会议中首提“经济运行稳中有变”,10月政治局会议中提到“经济下行压力有所加大”,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又添“变中有忧”,可见经济形势的严峻性和复杂性。

从前11个月主要经济指标来看,我省新经济发展势头良好,投资增速回升,出口、财政收支较快增长,主要经济指标均好于全国平均水平。对于浙江经济的走势,依然维持“总体平稳”的基本判断,预计全年GDP有望维持中高速增长。

当然,增长中也充满了变数,主要有四大隐忧。

一是服务业和消费增长的回落,明年经济实际支撑力或有所减弱,这或许对我省用工及居民收入产生一定影响。

二是暂缓的中美贸易冲突或又掀起风波,外向型企业对于未来生存担忧较大。

三是积极的财政政策和松紧适度的货币政策仍需时间以发挥支撑作用。如减税降费的落地、地方债规模的商榷等有待政策的继续落实。

四是中小企业在增长中或因效率提升、利润变薄等因素,较难促进明显的用工增长,并较有可能因用工减少而致回落。同时,劳动年龄人口增长减缓叠加劳动参与率下降,也是经济增速下行的主要驱动因素。

近年浙江省的转型升级找准了方向,当前我省又高度重视“六个稳”,2019 年有望成为经济结构优化调整的关键一年,有望聚焦聚力高质量、竞争力、现代化,加快实现“两个高水平”“四个强省”“六个浙江”等主要目标。

秘书处:杭州市西湖区翠柏路62号财苑大厦8楼  邮编:310012

   话:0571-89973223    81903358                     

E-mailzjmyjjyjzx@126.com